和教练疯狂爱爱的故事_抵在墙上律动架起双腿

“住手,你给我停住!” 柳香疯狂地挣扎,对我乱抓乱挠,只差没用口咬我了。 我很明白自己为何要那样做,因为在把她按下去的那一刻,我隐约把她当住王欣。 https://www.shjhjf.com/wp-content/uploads/2019/11/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-87.jpg 漂亮的女人总有相似的特点,眉毛纤长,瓜子脸,皮肤很白皙细嫩,我喘着粗气,紧紧按住柳香。 在无尽的缠绵中,柳香也渐渐来了感觉,一边在抗拒,一边也在享受着被我强制的感觉。 几乎处于本能,我换换扳开柳香的大白腿,同时用力往那里顶了一下。 随后,我有种触电般的感觉,浑身都感觉到很舒爽。 可是柳香却皱了一下眉头,骂我小混蛋,做这事竟然一点经验都没有。 我被她骂得脸色通红,心里滋生许多念头,原来电影里说找不到地方的事情还真有呢。 尽管没有进入,但我已经浑身火热,已经完全不在乎柳香的叫骂,再次强行行事。 柳香毕竟是个女人,下意识往后面一缩,我又没有进去。 混蛋! 我心里也是暗骂一声,刚想发火,柳香也受不了了,探手抓住我的坚挺,喷着香气道:“你这是在惩罚我呢,还是在惩罚你?” 随即,她开始给我引路。 可是这样让我更加激动,嘴里也是胡乱说着话,由于太过兴奋,很快就缴械了。 柳香也没想到这么快就把我给搞定了,皱起的眉毛也舒展开了,咯咯地笑了起来。 “小坏蛋,这是你第一次吧?”柳香笑着说道。 看着她的笑容,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去,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了。 尽管这样,好歹心头的那股子邪火总算释放出来了。 我不好意思回答柳香的话,而是穿上裤子朝浴室走去。 柳香声音嘀咕着小坏蛋之类的话,之后便整理一下衣服,走回卧室去换衣服了。 将下面洗干净后,我用冷水冲一下脸,心里暗暗说道:“刘浩啊,刘浩,这是第一次,不能再出现下一次,柳香是姐姐的闺蜜,再也不能冒犯了,不然就禽兽不如了。” 心中这样说着,刚才的惭愧心里也变弱很多了,走出浴室,看到柳香已经换上一件黑色的小短裙,把自己的屁股包裹得紧紧的,这样也散发出成熟的味道。 看到自己在打量她的屁股的时候,柳香皱了一下眉头,从茶几上抽出一把水果刀,道:“你要敢再来,就试一试。” 我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,心里有浮现出一丝愧疚,举起双手连连后退,向她认真道歉,说刚才是自己一时冲动,又想到家里的事情,心里乱哄哄的,于是才做出过激的行为。 “屁,一冲动就敢对你姐做那样的事,那下次要是再冲动一次,那还得了。” 柳香笑骂一声,眼睛又转动一下,似乎想到什么,于是质问道:“你说,是不是打心里看不起我?” “没,没有......”我赶紧否认道。 “没有?要是没有,你怎么有那么大胆子,平时还很老实的,今晚就那么大胆了。”柳香指着我,一顿臭骂,之后拿起桌子上的纸对着我砸过来,并且娇声骂道:“赶紧,把刚才那一滩液体给处理了。” 我接过纸,也不想继续辩驳,而是小声嘀咕道:“说的好像只是我一个弄的一样......” “什么?”我的话不小心被她听到,她眼睛瞪得溜圆,又想骂我。 所幸的是,她也没听清楚,于是我连忙说没说什么,赶紧跑到阳台拿起拖把,拿回来后拖了一下地。 脱完之后,我陪着柳香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看了一会,她见我没对她再继续动手动脚,于是好奇地问道:“小浩,你还是处男?” 我哪里想到柳香会这样问我,一时间闹得我很尴尬,于是便装作没听见。 见我不吭声,柳香于是加大声音又问了我一遍,我有点被问得烦了,就说道:“你老问我是不是处男干嘛?你又不跟我那个.......” “滚蛋。”柳香看我态度不好,于是右手握成拳头,对着我的胸口打了一下,骂道:“要是有个女人突然要你必须跟她发生那个,你能一下子接受不?” 我摇了摇头。 就算来强迫我的是个大美女,但是也不能立马接受,毕竟每个人都有一定的保护意识。只是要是真是个大美女,挣扎个几秒钟,估计我会无条件顺从了,配合她,再喂饱她...... 想了一下,我又忍不住朝柳香看了一眼,认真道:“对不起,柳香姐。” “没事了。”柳香瞅了我一眼,继续说道:“好好把我交代你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。” 我点点头,之后便默默坐在她旁边看电视,同时感受着她的呼吸和传来的香味。 几天之后,在柳香姐的介绍下,我去了刘世情的会所做事。 会所档次很高,装饰的很豪华。 我是柳香姐介绍过来的,也不知道是不是刘世情有对我有所戒心,只给我安排普通服务员的身份。 对于这样的安排,我也不敢忤逆,最起码这也算是一份工作。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我认识了一些朋友,他们的性格倒还是比较开朗。不过,这段时间里,我没有看到刘世情出现在这里,只有有一天,我竟然在会所里看到了王欣这个女人。 此时的她,打扮的已经没那么清纯了,穿着性感,纤细的腰肢都露了出来,走起路来扭扭捏捏的,看起来十分的妩媚诱人。 而且,她还挽住刘世情,脸上带着笑容,他们一起走入电梯。 我亲眼见过王欣上了别人的车,可是我们之间却从未说过要分手,从某种意思上来说,我们还没走闹掰,意思就是……王欣现在仍是我的女朋友。 想到这里,愤怒充斥着大脑,我直接冲进了电梯!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shjhjf.com